知音網首頁 > 情感 > 婚姻 > 傾訴 > “撒嬌”就能月入過萬:那是?“白富美”的“

“撒嬌”就能月入過萬:那是?印鞍赘幻馈钡摹暗叵侣殘觥

www.0719278.live 2020-02-05 11:25:45 知音網 我要評論

字號:T|T

今年24歲的鄭梅,安徽淮南人,父母均為工薪族。2016年6月,鄭梅大學畢業,因競爭激烈遲遲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如果有這樣一家公司:只要每天按時上下班,用幾部手機陪人聊聊天、撒撒嬌,向客戶推薦股票、基金、期貨、貴金屬等,月收入就能過萬,你會心動嗎?

  大學畢業生鄭梅心動了,在同學的引薦下,她憑借靚麗的外形成功應聘到那家以“撒嬌”為主要工作內容的公司,成為月收入過萬的高級白領。沒想到,半年后她卻因涉嫌詐騙被警方抓捕,一起因不慎陷入“地下職場”的案子令人深思……


  同學引薦,

  進入“職場”接受“撒嬌”培訓

  今年24歲的鄭梅,安徽淮南人,父母均為工薪族。2016年6月,鄭梅大學畢業,因競爭激烈遲遲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直到這年11月的一天,鄭梅接到大學同學陳嵐打來的電話:“雪梅,我們公司招聘一批女性員工,薪資待遇不錯,要不你來我們公司試試吧。”正為找不到工作發愁的鄭梅當即決定去陳嵐公司應聘。

  兩天后,鄭梅坐車從淮南來到陳嵐推薦的安徽合肥市富鑫融資公司應聘。沒想到,面試時,這家公司的人事經理王軍居然問她:“你有男朋友嗎?平時跟男朋友相處時會不會撒嬌?”正當鄭梅好奇對方為何會問這樣的問題時,王軍笑著解釋:“我們的工作主要就是利用QQ和微信去拉客戶,讓他們掏錢在公司建的八家平臺上投資,幫助他們賺錢理財,而客戶大多是男性,如果溝通時能稍微展示女孩子的溫柔撒嬌的一面,成功率會高很多,說白了這就是一種營銷策略。”

  鄭梅恍然大悟,立馬微笑著表示:“我懂了,但我還沒男朋友,不懂怎么去撒嬌。”王軍笑著表示:“不會撒嬌沒關系,入職后公司會對所有員工進行系統培訓的。”由于形象氣質不錯,王軍當場拍板錄用了鄭梅。

  2016年11月20日,鄭梅正式上班的第一天,公司對她和其她6名長相不俗的女生由部門經理張娜統一培訓。

  一個星期后,經過公司系統培訓,鄭梅開始正式上崗。張娜拿來一頁電話號碼,對鄭梅說:“這上面的客戶是公司想辦法從豪車車友會弄來的,都是不差錢的金主,你照著打就行,如果誰有興趣,你就加對方微信、QQ,想辦法讓他們對你產生信任。咱們這里的工資收入都是基本工資加提成,談成一筆,就有千元或是上萬的提成哦。”談成一筆業務居然有這么高的提成?鄭梅聽得熱血沸騰。

  接著,她開始照著張娜提供的客戶名單一個接著一個打電話。但很多人聽到是推銷電話,都會掛掉,鄭梅根本沒機會往下聊。張娜把她訓了一頓:“對于別人來說,你只是一個陌生人打來的垃圾電話,如何讓對方愿意跟你聊下去,就看你頭幾句話的魅力了。比如,你要這樣去跟對方交流……”

  在張娜的示范下,鄭梅很快學會了其中的“門道”。她按照張娜傳授的聊天技巧,終于加了一個客戶的微信,對方名叫賀坤。得知這些情況后,張娜叮囑鄭梅:“接下來你要想辦法讓他信任你,再向他推薦公司的平臺讓他投資,如果對方問你的情況,你就像紙上寫的這樣說:“沈詩藍,1992年出生,畢業于某財經大學,在某知名公司項目部當助理,在合肥有一套住房和一輛車。”鄭梅壯著膽子問:“這不是騙人嗎?”“之所以這樣跟客戶說,也是為了增加客戶的信任度,他們才愿意掏錢投資,就是個善意的謊言而已。”

  鄭梅覺得這家公司看起來不那么“地道”,對自己的工作內容有些疑慮,想辭掉這份工作。陳嵐告訴她:“我在這里工作了四個多月,每月收入基本上都能達到一兩萬,像咱們這種剛參加工作的職場菜鳥,上哪去找這樣的好事?再說咱們一不偷二不搶,只是用手機陪客戶聊聊天,就能獲得高收入,多好啊。”聽陳嵐這樣一說,鄭梅很快釋然了。

  難舍高薪誘惑,

  鋌而走險繼續“詐騙”

  當晚,賀坤主動跟鄭梅搭訕:“美女,你是哪里人啊?做什么工作的?”鄭梅便按照張娜教的進行回復。接著,賀坤又問她:“你的朋友圈發的幾乎全是工作加班的內容,你是個工作狂吧?”鄭梅騙他:“沒辦法,自己養自己的人就是這么悲催,那些在朋友圈發吃喝玩樂的女孩都是有人疼有人愛的。”可憐巴巴的語氣,加上一些表情,聽起來確有幾分撒嬌的味道。

  為搞定賀坤,鄭梅每天都會在微信上跟他聊上幾句。聊了一陣子,有天晚上,賀坤在微信上問鄭梅:“我們聊了這么久,卻還不知道彼此的模樣呢。我們視頻一下吧。”鄭梅馬上回復一個“OK”。見過鄭梅真實的模樣后,賀坤調侃道:“你其實完全可以拼顏值的嘛。”

  就這樣,微信那邊的賀坤理所當然地把鄭梅當成了一個在職場上打拼的單身女孩,美麗又獨立。兩人之間的互動變得頻繁起來。

  有天中午,賀坤給她發來一條微信:“美女,吃飯了沒?”鄭梅謊稱:“還沒呢,剛忙完手頭上的工作,都快餓暈了。”隨后,她賣萌地給對方發去一張:“老板,打賞點飯錢”的動圖,沒想到,對方很快就爽快地發了199元的紅包:“拿去吃好吃的,不要把自己餓壞了。”如此輕松就收獲了一個紅包,鄭梅很興奮,對這種“撒嬌式”工作也沒那么抵觸了。

  就這樣,鄭梅巧妙地利用微信朋友圈,將自己包裝成一個在職場打拼的勵志女孩,慢慢取得賀坤的信任,并毫不設防對鄭梅透露了自己的相關信息:他父親是開建材公司的,雖然自己不愁錢花,但他一點都不開心,因為老爹嫌他年輕,做生意沒經驗,不放心把生意交給他。鄭梅趁機告訴她自己有法子幫他投資“賺”大錢。

  一心想在老爹面前證明自己能力的賀坤果然很感興趣。于是,鄭梅向賀坤推薦了一只股票,賀坤果然信以為真,投了50萬元進去,短短5天就虧損了十幾萬元。

  原本,利用賀坤對自己的信任,害他損失了不少錢財,鄭梅還有點愧疚,但聽說這單提成高達七八千,鄭梅的愧疚很快消失殆盡。剛開始,鄭梅還擔心賀坤報警,張娜像是看穿了鄭梅的心思,她讓鄭梅放心,說賀坤是不會報警的,因為他是個不差錢的富二代,又一心想在老爹面前證明自己的實力,要面子的他絕對不會把自己投資虧錢的事兒說出去,只能吃個啞巴虧,打死也不會承認自己上當被騙了。過了一段時間,見賀坤那邊果然風平浪靜。鄭梅徹底放下心來。

  其實,這個時候,鄭梅已經徹底了解清楚了,這家所謂的融資公司其實就是一家詐騙公司:公司業務員用一個虛擬的身份以婚戀網或是豪車車友會成員物色詐騙目標,推薦各類投資平臺,然后慢慢以收取各種交易費和小漲大跌形式吞掉對方的資金,而業務員則按照被害人虧損的金額抽取提成,虧損越多,提成越高。

  最初,鄭梅想辭掉這份不正當的工作,可想到這份工作只需要用手機聊聊天,撒撒嬌,推薦幾個理財投資平臺,就能獲得一般工作難以達到的高薪,又想到剛畢業那陣子到處找工作的艱辛,她還是決定繼續干下去,依靠公司提供的這個平臺賺足了錢再改行做其他的正當職業。

  2017年2月,鄭梅又遇到第二個客戶——在廣西北海開餐館的趙小茂。很快,鄭梅又通過撒嬌、賣萌等手段騙取趙小茂的信任,并從他那里獲得一萬多元的提成。

  兩次下來,鄭梅已做的得心應手,而高收入帶來的喜悅也讓她將之前的擔心和內疚拋諸腦后。

  地下職場,

  17名“白富美”的高薪夢破滅

  沒多久,鄭梅又把一個經營辦公用品的大老板周明發展成微友。然而,當她向周明介紹公司業務時,周明卻表示自己只做熟悉的行業,不考慮做其他投資理財項目,鄭梅使出撒嬌手段,在電話里跟他聊起家常:“哥,其實我們公司很多客戶都是像你這樣的成功人士,我知道您事業做得大,但俗話說雞蛋不要放在一個籃子里,是不是?”

  緊接著,鄭梅又忽悠周明,說他們經理有內部消息,知道哪款產品穩賺不賠,自己買了也賺了不少,還把盈利截圖發給他看。于是,信以為真的周明拿出200萬買了鄭梅推薦的白銀現貨,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周明的虧損達到100多萬,鄭梅拿到8萬元提成后重新更換了手機號,原來的微信也棄之不用了。

  2017年4月的一天,鄭梅在某婚戀網上以征婚的名義認識了天津某知名外企上班的金領男陳浩。為“迷惑”陳浩,鄭梅時不時在朋友圈發外出旅游、去高檔酒店吃飯、購買豪車等信息,將自己營造成一個“白富美”形象。通過鄭梅的朋友圈,陳浩認定鄭梅是一個從事金融行業,生活精致的“白富美”。

  于是,陳浩在微信上問鄭梅:“你這么漂亮,工作也不錯,為什么還要在這上面找對象?”鄭梅回答:“因為我上班忙,而且公司女的多。”陳浩又試探鄭梅:“如果我們確定戀愛關系,你可以辭掉那邊的工作到我這邊來工作嗎?”

  鄭梅撒嬌:“可以啊,看你對我好不好啊。”就這樣,鄭梅慢慢取得陳浩的信任,素未謀面的兩人在網上發展起了“戀情”。 一次,得知鄭梅要過生日,陳浩立馬轉了1萬元讓她請朋友吃飯,而鄭梅過后回贈了陳浩一個標價很高的皮包。

  等禮物紅包要得差不多了,鄭梅開始“忽悠”陳浩:“我最近發現有個不錯的理財項目——全美元操作的‘原油現貨’,我炒了一段時間,賺了不少錢。”鄭梅還把自己盈利的截圖通過QQ發給陳浩,詢問陳浩是否有興趣。

  看著女友發過來的截圖,對現貨交易并不太懂,但感覺這個項目很高端,只要能賺錢,他愿意嘗試。

  之后,陳浩下載了鄭梅提供的網上交易平臺,注冊開戶、開通網銀并轉入了20萬資金,很快,他就在平臺上看到自己注入的資金額。

  在資金注入后,陳浩炒了幾天,發現有漲有跌,但都是小漲大跌,到5月15日,陳浩那20萬元就所剩無幾了。陳浩詢問該網站的分析師是怎么回事,分析師的解釋則是“非農時間、網絡不穩”之類的理由。之后,覺得心里郁悶的陳浩將賠錢的事兒告訴鄭梅。

  沒想到,鄭梅發來一個流淚的表情,告訴陳浩:“親愛的,我也投了50多萬進去,也同樣血本無歸啊。”原來女友也和自己一樣虧得很慘,陳浩一邊好言安慰女友,一邊將這事告訴了公司同事。同事一聽這事就覺得不對勁,認為陳浩受騙了,建議他報案。

  接警后,通過對陳浩案件的分析調查,天津警方跟蹤這個原油現貨交易平臺的資金流向,最終鎖定合肥市一家名為富鑫融資的咨詢公司,于是立即通報合肥警方。

  2017年5月25日,安徽合肥警方出動警力,迅速將這個涉嫌以融資公司為掩護的詐騙團伙抓獲。

  經審訊,警方發現富鑫公司通過網絡和豪車車友會等渠道買來公民信息40余萬條,團伙里負責業務的有20人,其中17名是所謂的白富美,這伙人自2016年4月至今,利用這些女孩靚麗的外形,通過網絡社交軟件以撒嬌、賣萌等手段與受害人交往,其間以各種理由向受害人索要紅包,又以向受害人提供虛假投資平臺等手段實施詐騙,受害人數達3079人,被騙金額超3000萬,最少的被騙1000元,最多有300多萬,其中多數是富二代和公司高管,現場繳獲電腦30臺,手機60余部。

  由于該公司組織嚴密、分工細致、職業化、專業化特征十分明顯,其作案手段極為隱蔽,以索要紅包、推薦股票、基金為名,客觀上隱蔽性強,受害人不易察覺被騙。也就是現在被稱為“地下職場”的非法盈利機構。

  2017年6月12日,警方在提審鄭梅時,她懊悔不已,求職的時候只想著工作輕松,只要每天按時上下班,用幾部手機陪人聊聊天、撒撒嬌,隨便推薦股票、基金,月收入就能過萬,比一般的工作好很多,沒想到這樣不合法的地下職場,最終卻讓她身陷囹圄。

  編輯張小婧

字號:T|T
關注我們:

新聞熱搜詞

你可能還會喜歡以下內容

編輯推薦

網友評論

收起評論

熱點聚焦

熱點視頻

圖文欣賞

1/5

精彩推薦

回頂部

腾讯欢乐升级老版下载手机版 苹果股票代码 2010意甲积分榜排名 黑龙江22选五开奖 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开奖记录 棋牌游戏信誉 股票短线如何选股票 极速赛车彩票 北京pk拾赚钱技巧 今晚精准一码 真人打麻将四人下载